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陇南旅游 > 企业单位 > 正文

陇南走了40年的路越来越短了

发布日期:2018-9-14 下午 12:07:23 浏览:346

来源时间为:2017-9-29

2017年9月29日的兰渝铁路首趟列车车票许晗摄1979年9月26日,随着一声婴儿啼哭,陇南市武都区城关镇张木孃的女儿出生了。透过窗户,望着山大沟深、重峦叠嶂的县城,她觉得这辈子和女儿多半不会再离开这里。40年后,随着两个外孙的相继出生及交通出行的便捷,兰州成了张木孃一年当中驻留生活时间最长的地方。“改革开放40年,公路、铁路的快速发展,缩短了我与亲人‘见面’时间。”回想这40年走过的路,退休多年的张木孃觉得:最难忘的还是那一条通往兰州的路,因为这40年时间,她与亲人,特别是与女儿的每一次分离、团聚都与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兰州晚报记者许晗/文首席记者马军/图

行之篇

挤公共汽车曾经是许多市民和中小学生必须练就的“硬功夫”,让人们意想不到的是今日城市公交早就四通八达,车辆不断更新,不断升级,不少公交车冬有暖风夏有冷气,坐公交车不再仅仅是出行方便,而且几乎是一种享受。20年前,大概只有官员才可以坐小轿车,如今私家车已经遍地开花,能买得起宝马等名车的家庭已不在少数。由此,解决停车难成了城市管理者最头痛的问题。过去,由兰州去北京坐快车至少也要二三十个小时,如今,早上在兰州吃完牛肉面,八九个小时后,就可以在北京吃涮羊肉。高铁让遥远的地方不再遥远。坐飞机出行曾经是一种政治待遇和身份的象征,二三十年前,连火车卧铺都很少坐过的人,现在出行大多动不动就选择坐飞机。中川机场多次扩建依然不能满足需要。旅游对于中国人曾经是一个很陌生的词汇,今天它几乎成了人们休闲的首选。渐渐鼓起来的钱包,让人们有意愿也有能力饱览祖国的名山大川和多彩的世界,而蓬勃发展的私家车、便捷的高铁和飞机,让出行旅游不再成为畏途。够了,这些年出行的变化有多大,仅仅这些就足以让我们惊叹。兰州晚报记者齐蓉晖

1

曾经

山阻水隔让这条路如此漫长

闲暇无事,家人围坐吃饭、看电视之际,张木孃时常感慨改革开放40年的出行变化,特别是兰州与陇南间交通的巨大改变。

“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刚刚开始,我和你爸已经上班。武都县城并不大,凉粉小吃一碗才两毛钱,摊点玻璃窗都贴着‘对外开放’、‘对内搞活’。”张木孃对女儿说道:“那时偶尔也会去兰州,无非就是两个原因,一是去看居住在兰州的姐姐,另一个就是公派去学习。”

“一年能去兰州几次?”女儿问道。

“几次?几年能去一次就不错了。”听到女儿的疑问,张木孃表情十分惊愕。“每次出门去兰州,坐上老式的大班车,沿着当时的212国道,颠簸摇晃,要走两天时间,中途在岷县县城还要停车休息吃饭住宿一晚。车站旁边都是国营旅店、大车店、大通铺,每个房子里住十几个人,大冬天,多数旅店是没有取暖设施的,那一夜非常难熬。”说到这里,张木孃脸上流露出丝丝痛苦的表情。“虽然只有500多公里的路程,却是山隔水阻,米仓山、木寨岭、七道梁三座大山‘把守’在北线、南线上,每次仅翻越其中一座山就要耗时半天,不是不想出来,只是走一趟太难了,走不出来。”

“我印象最深的就是1982年第一次坐上老式的大班车去兰州的经历,当时年龄小,贪玩好动,两天的路途也不觉得累,但就是感觉车太旧,住得太差。到了1999年,我在甘肃政法学院上学的时候,兰州到陇南的路况、车况都大大提高了,但还需要一天时间。每年学校放寒假、暑假,从兰州出发,在定西、天水、河西等地的同学都坐火车,我只能坐班车。那时心里想的最多的是能通火车该有多好啊!”张木孃的女儿感慨地说道。

“2005年我第一次从兰州去武都,虽然那时天定高速公路已经开通,坐白班车从早上7:30到下午5:30,还是要走十一个钟头。天水以南至武都的路仍然难走,雨雪天班车都会停运的。”女婿也说道。

聊到这里,张木孃说:“那时候的感觉就是,兰州好远。真是一段不愿回首的出行经历。在此后的十年间,出行越来越方便了,也就想多出来走走。”

2

如今

公路铁路让这条路越走越短

2007年这一年发生了两件与张木孃息息相关的“大事”:女儿结婚了,远嫁去了兰州,再一个就是兰渝铁路工程正式立项。仅隔了一年,大山深处的陇南传来一声炮响,兰渝铁路开工建设。

“这两件事其实就是一件事,铁路修通了,我和女儿来往兰州与武都‘见面’的时间缩短了。”自兰渝铁路有了清晰的可预见建设状况,张木孃时时关注着兰渝铁路工程进展情况。

“从2008年开始,由于灾后重建,武都到兰州、成都、西安都已经开通直达豪华白班车、夜班车。但这四五百公里的路途依然无法快速舒适便捷到达,客运公司为夜班车打出了动人的广告‘梦里上兰州,醒来是金城’。但夜班车卫生条件和空气质量实在不敢恭维。”张木孃说。

2010年,张木孃第一个外孙出生,更加剧了她与亲人时常见面的迫切心情。

那段时期,兰渝铁路、武罐高速、成武高速、十天高速陇南段、武九高速、渭武高速和成州民用机场等重大交通项目相继开工建设。到了2014年,成武高速公路全线通车后,武都到兰州之间实现全程高速公路,路程用时也因此缩短到6个多小时。女儿、女婿买了车,来去都很方便。但张木孃心里急切盼望着的还是兰渝铁路的开通,每次看着女儿开车两地来回跑,她和老伴背底下不知担心了多少次。

“2017年6月19日,兰渝铁路胡麻岭隧道成功贯通。许多兰州的同学、朋友向我转发了这一消息,他们知道,我一直盼着这条铁路的开通。而几乎同一时间,我也在亲戚朋友中将这一消息奔走相告,相邀大家一起体验这条即将联通西南西北的交通大动脉。”张木孃激动地说。

当时,媒体资讯信息也日渐发达,电视、报纸、网络、微博微信普及,喜讯一个接着一个通过张木孃手机里的朋友群、同事群、亲戚群中传来:2016年6月28日,兰州东至夏官营段胜利实现了开通运营;2016年12月26日,岷县至广元段胜利实现了开通运营;2017年9月底,兰渝铁路全线具备开通运营条件。

那段时间,女儿、女婿时常会听到张木孃“透露”的有关兰渝铁路的最新消息:兰渝铁路开通初期开通五趟列车;票价公布了,兰州到陇南票价53.5元……

“我妈的消息可比咱俩快多了。”女儿开着玩笑说。

“你们不知道,陇南人对这兰渝铁路的期盼有多深。年年盼、月月盼、日日盼,真心期望能够早日通车!”张木孃说。

2017年9月29日这一天,火车像一条长龙首次穿越在甘肃南部大地,张木孃从兰州坐上首趟火车时激动得热泪盈眶。“早上吃完早饭溜溜达达到兰州车站坐上火车,12点左右就能在武都家里吃上午饭。”

“这40年时间不仅走出了大山深处的家乡,而且越走越远。”张木孃说:“以后,兰渝线动车开通后,来往兰州与武都之间也就2小时,兰州至重庆、成都也只要6小时,到那时列车更多、更快、更方便,简直就像乘公交车一样的。”

兰渝铁路全线开通运营后,火车的便捷也使得兰州到陇南的夜班车慢慢退出了人们的视线。现在,每次兰州的女儿、女婿带着孩子们去武都看望老人时,张木孃的老伴叮嘱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“别开车了,坐火车快、安全。”

40年过去了,如今,全省各地遍布高速公路,2020年更是实现县县通高速;宝兰高铁、兰新高铁开通,实现快速铁路东西贯通,以兰州为中心的交通线四通八达,可以轻松进京、入疆、下川;兰州中川机场通航城市已达近百个……

此时,张木孃心中想着的是:这条走了40年的路越来越短,能去的地方也越来越多了。

最新企业单位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